人生重大决定何时做才是最佳时间?

当我们试着去做一个重大的决定,很多人会对选择本身进行思考(或过度思考)。如果我们真的很有分析能力,可能还会思考决策的过程:我们是否应该列出优缺点的对比,或者制作一张加权电子表格?无休止的研究,还是避免自己累计太多的数据?

但是,正如考虑如何做决定一样,我们可能也想知道何时做决定才是最佳的时间。无论是换工作还是买房,1月总感觉像是重新设定人生的黄金时间,或者至少是考虑重新设定。

很多人刚度完假,在那里,空闲的时间以及和爱人的对话可以让我们思考未来人生的选择。但是一月真的是做出重大决定的最佳时间吗?这个答案取决于我们的心情。大多数人在冬季都会感觉有点低落。

对一些人来说,甚至可能更极端。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disorder),以冬季抑郁发作为特征,在北纬地区尤为常见。一项调查发现,包括北美在内的北方人口中有近10%的人受到这种疾病的影响。

瑞士一项研究追踪参与者超过20年,最近发现有7.5%的人经历了季节性抑郁。症状持续的时间可能比你能预期的还要长:一项美国的研究发现,受季节性情感障碍影响的患者,平均一年中有40%的时间都在和病症斗争。

但是,即使是那些不符合季节性情感障碍诊断标准的人,也常常感到情绪在冬季会更低落一点。早在20世纪80年代,一项针对马里兰州居民的电话调查发现,92%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都会注意到季节性的情绪变化——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情绪在冬季变得更低落。

你的心情不仅影响你的感受,也会影响你的决策能力。但是更复杂的是,心情低落并不意味着你总是会做出更糟的选择。情绪低落往往会让我们更厌恶风险。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体验快乐的能力被削弱。

也就是说,相对于一般人,抑郁的人对于风险背后可能存在的回报和奖励提不起兴趣。例如,抑郁者参与一个评价冒险行为的扑克牌游戏,他们不容易记住哪些选择更有可能产生回报,使他们在游戏中比正常参与者表现更糟糕。

患有抑郁症状的参与者在冒风险方面也比正常人更加保守——他们会坚持选择奖励机会较低的安全选项,而不是具有潜在较大收益的高风险策略。

这些是实验室研究,但有一些很好的证据表明在现实世界中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例如,季节性情感障碍患者在冬季的财务决策中比正常人更保守。在制定决策时,更规避风险并不总是一件坏事。这尤其正确,因为大多数健康人会面临相反的问题:乐观偏见。

大多数人都认为,与统计数据相比,自己不太可能经历负面事件(如患癌症或车祸),而且未来更有可能变得更乐观(无论是获得更多工作机会还是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也通常认为自己比实际上更有控制力——特别是涉及到自己的事情。

正如所料,对世界有更悲观看法的抑郁人士不会陷入这个陷井。这种“抑郁的现实主义”意味着他们更擅长准确评价时间间隔。相比乐观者,他们更能预测到其他人的决定将如何影响自己。

他们还会比正常人士能更快地避免采取有风险的行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预测总体上是准确的——例如,在预测世界杯足球比赛结果时,抑郁人士比健康人士要更糟糕。还有另一种扭曲。乐观主义者可能会带着玫瑰色眼镜来看待未来,过于乐观——但他们也更擅长将未来变为现实。

乐观主义往往联系着更多的事业成功,更好的关系,以及更健康的身体。长期研究发现,这种影响似乎超出了“我很乐观,因为我很健康”,而可能是“我很乐观,所以我很健康”。

例如,一项研究调查了97,000名女性,在研究开始时,她们都没有患癌症或心血管疾病。八年后,乐观主义者比悲观主义者患上冠心病或者死于任何原因的可能性要低。

如果你正在努力做一个人生的选择,也可能再等一等是值得的,时间长一点,心情更轻松一点。抑郁症状可能干扰决策过程,以至于完全做不了任何决定,感觉抑郁的人比正常人感到更多矛盾和优柔寡断。

所以情绪和做决策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这意味着,如果你在思考做出重大决定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时候,那么你可能要先问问自己,那究竟是个什么类型的决定。

这个决定是否涉及潜在的灾难性损失——可能需要更加谨慎和符合现实的观点?那么在冬天做决定可能会更好。或者,如果这是个值得冒险的决定,而且你能接受较为不确定的结果,那么你也许应该在夏天做决定。

如果这样子你还是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决定,那你最好先等一等,等到阳光回来再说。谁知道呢——这可能让你摆脱不好的心情,还能克服你的犹豫不决。

文:Amanda Ruggeri and Miriam Quick 题图:pixabay

取消

扫码支持
奇趣发现感谢您的支持,我们的努力您看得见。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