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独有奇观,挂在树顶上的蜂箱

埃塞俄比亚东南部的贝尔山国家公园南坡上,手工雕刻的蜂箱放在高高的树冠上。靠近蜂箱去取回那甘甜而粘稠的琼浆是一件艰苦的工作,而且往往伴随风险。

哈莱纳森林正如童话故事中描绘的那样,巨大的石南和无花果树被鲜绿的青苔包裹着,优雅地伸出它们的枝条,犹如凝固的舞姿。该地区是黑鬃狮的徜徉之所,也是绿狒狒、疣猪和濒危的贝尔猴的家园。

养蜂人 Said 开始做准备工作,他采了几捧苔藓和地衣,用麻线扎成一束并点燃,成了一个缓慢燃烧的火把,好把蜜蜂熏出来。

一只好奇的疣猴在附近观望。Said 爬上一棵苦苏树,这种本地树木有结实的树枝和巨大的伞状树冠,为蜂箱提供了安全的庇护所。他赤着脚,还背着一大捆粗绳子——这在当地算是奢侈品,不是所有当地养蜂人都买得起。

他一次爬几米远,每隔几分钟停一下,把绳子绕在粗壮的树干上靠上一点的位置。蜂箱在地面上方大约20米的地方。

最后,他跨过一根树枝,向着蜂箱慢慢挪动,把苔藓火把冒出的烟从蜂箱上的一个小孔吹进去,发着红光的余烬在空中飞舞。Said 是沿用这种古老的养蜂法的少数养蜂人之一。

当埃塞俄比亚的其他地方正在转向更现代化的生产方式时,居住在哈莱纳森林的600个家庭不愿放弃世代磨炼的技艺。他们的蜂箱是用枯树的树干挖空制成的,雕成两条独木舟形状,并用竹条编在一起。

蜂箱在挂上树梢之前,先在火上用蜂蜡和苔藓熏制,灌入一种能吸引蜂后的香气。

做一个蜂箱要花3天时间,需要两个人把它挂到树上。每个蜂箱挂到树上后可以用8年,每年采收两次蜂蜜,每次大约5公斤,通常在6月和12月采收。把蜂群熏出去以后,养蜂人从蜂箱里取出蜂巢,将金色的液体挤进坚韧的皮革袋。

养蜂人常常采不到蜂蜜,只能等到合适的时机再上去。Said 说,被蜜蜂蜇是常有的事,但这次袭击他的有“100多只蜜蜂”。他养蜂有10年了,这种情况也只发生过两次。

在这片森林放置了70个蜂箱,Said 来自延续了一个多世纪的养蜂世家。蜂蜜是这里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排在第一位的是野生咖啡。他们在当地市场出售罐装蜂蜜,留一些蜂蜜酿制蜂蜜酒(tej),原料是新采收的蜂蜜、水和gesho(本地的一种沙棘类植物,用来平衡甜度,略带泥土香味)。

每家都有自己的配方,酒葫芦要到特殊的日子才拿出来。没有蜂蜜酒,庆祝活动就不算完整。

这种疯狂的做法自有其道理。将复杂精细的蜂房放置在树顶上,增加了蜜蜂在森林里迂回时找到蜂房的机会。这样的高度可以拉开距离,放置其它动物滋扰蜂巢并盗取蜂蜜,比如依靠鼻子到处闻的蜜獾。

有些树还裹上金属片,就像穿盔甲一样,增加了一层保护,防备那些会爬树的匪徒。

图文:Ella Buchan

取消

扫码支持
奇趣发现感谢您的支持,我们的努力您看得见。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

发表评论